成AV人片一区二区三区久久,欧洲洲一区二区精华液,波多野结衣在线播放,亚洲日韩在线中文字幕第一页

  • 福建獵頭網(wǎng)
     
     
    房地產(chǎn)獵頭點(diǎn)擊這里給我發(fā)消息  
    福建獵頭網(wǎng) 勞務(wù)派遣 人事代理 高級人才招聘 高級人才自薦 海外人才 獵頭案例
    首頁(yè) > 獵頭資訊
    | 精英故事 >> 福建獵頭維爾斯-三個(gè)七十歲老人的創(chuàng )業(yè)故事,你還有借口不奮斗嗎?

    有限的生命時(shí)間,是每個(gè)人要面對的局限,只是他們在有限中依舊不由自主地投入了無(wú)限的野心。

     

    褚時(shí)健

    74歲創(chuàng )業(yè)的橙王

     

    51歲的時(shí)候,你在干什么?73歲的時(shí)候,你在干什么?85歲的時(shí)候,你在干什么?褚時(shí)健的回答是——51歲的時(shí)候,他開(kāi)始建立一個(gè)紅塔山煙草帝國。73歲的時(shí)候,他一無(wú)所有,開(kāi)始種橙。85歲的時(shí)候,他是億萬(wàn)富翁。90歲的時(shí)候,褚時(shí)健對一切都不能確定,他能確定褚橙的果園還在擴張。

     

    走過(guò)一段眾所周知的人生跌宕,2002年,褚時(shí)健和老伴承包了一片2400畝的荒山開(kāi)始種橙。理由很簡(jiǎn)單,命運奪走了他的一切,他想靠自己的能力從命運手中奪回來(lái)。于是,他回到自己最初的農民角色,開(kāi)始打土地的主意。這不是一時(shí)興起,而是根據云南哀牢山土地適合種橙的天然優(yōu)勢和中國水果市場(chǎng)高檔水果稀缺的現實(shí)而作出的決定。我現在掌握的知識不如年輕人多,但是我的經(jīng)驗會(huì )比年輕人更豐富。經(jīng)驗讓一個(gè)年過(guò)七旬的創(chuàng )業(yè)者擁有未雨綢繆的能力和耐心。當時(shí)在考察哀牢山土地資源的時(shí)候,供水水源是老褚最重視的部分。他在種橙之前,先后投入了200萬(wàn)元在果園架設引水管、輸水管。當時(shí),他周?chē)l(shuí)都不能理解他為何如此大動(dòng)干戈,等到2009年云南大旱,哀牢山的農田收成都因干旱而大受影響,而老褚的果園卻一切安好,沒(méi)受什么影響,大家才感慨他的預見(jiàn)性。

     

    老褚第一次做企業(yè)是在文革時(shí)期,當時(shí)他任云南嘎灑鎮糖廠(chǎng)廠(chǎng)長(cháng)。年輕人的特點(diǎn)就是成功了信心十足,失敗了就氣餒了不敢嘗試了,我年輕時(shí)也是這樣喜怒形于色的。我們開(kāi)始做紅糖的時(shí)候,發(fā)現紅糖結晶顆粒太小,就打算修改濃縮結晶的設備和濃縮方法,沒(méi)有想到新方案會(huì )導致產(chǎn)生巨大的蒸汽,當時(shí)聽(tīng)到一聲,蒸汽頂著(zhù)一個(gè)三四十公斤的蓋子,沖上天去,沖到二三十米高落下來(lái)。呵呵呵,多危險!這就叫瞎子不怕老虎。

     

    年輕的莽撞在老褚看來(lái),是必須經(jīng)歷的。如今的褚時(shí)健,步履遲緩,再也莽撞不起來(lái)了,一切對他來(lái)說(shuō)只有不急不緩。開(kāi)始種橙,老褚就堅定要做最好的橙。他認為水果的口感和土地質(zhì)量、土地所施的肥料有很大關(guān)系,于是他和老伴、技術(shù)人員在一起為此琢磨了好多年。他用五六年時(shí)間去調試橙子口感中和諧的酸甜比例,他用10年時(shí)間把土地含有的有機質(zhì)提高了兩個(gè)百分點(diǎn)……如今,他又在攻克下一個(gè)技術(shù)難關(guān)——如何讓每個(gè)橙子大小更一致、色澤更鮮艷、手感更平滑。山上容易刮大風(fēng),吹得橙子皮起皺不好看,我們在琢磨怎么擋風(fēng)。

     

    曾經(jīng),王石來(lái)果園找過(guò)老褚,老褚的不急不緩讓王石在微博上發(fā)出感慨:橙子掛果要6年,他那時(shí)已經(jīng)75歲了。你想象一下,一個(gè)75歲的老人,戴一個(gè)大墨鏡,穿著(zhù)破圓領(lǐng)衫,興致勃勃地跟我談?wù)摮茸訏旃鞘裁辞榫。雖然他境況不佳,但他作為企業(yè)家的胸懷呼之欲出。我當時(shí)就想,如果我遇到他那樣的挫折、到了他那個(gè)年紀,我會(huì )想什么?我知道,我一定不會(huì )那樣勇敢。

     

    75歲,大多數老人在含飴弄孫吧。老伴抱怨說(shuō),老褚當年太忙,幾乎沒(méi)抱過(guò)兒子、女兒,F在有重孫子、重孫女了,每天吃飯,玩半小時(shí)、一小時(shí)可以。一整天不行,嫌煩。老褚的大部分時(shí)間都還是在看書(shū),看技術(shù)書(shū)。頤養天年,這個(gè)屬于老年人的詞匯并不屬于褚時(shí)健。

     

    技術(shù)是老褚多年的立身之本,果園遭遇的幾次技術(shù)難關(guān)都是靠老褚查資料帶領(lǐng)大家攻克的,以至于果園的技術(shù)人員曾在接受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自己從事這個(gè)行業(yè)二十多年所掌握的知識都不及老褚種橙十年掌握的多。如今,創(chuàng )立果園十多年了,老褚幾乎依舊保留著(zhù)每天查看果樹(shù)種植技術(shù)資料的習慣。創(chuàng )立果園之前,老褚在獄中。那時(shí)候,我正在研究煙草配制,所以在里面就看那些煙草技術(shù)書(shū)。那時(shí)候,老褚是赫赫有名的煙草王。采訪(fǎng)中,老褚展望自己的90歲,爭取到后年能年產(chǎn)果子2萬(wàn)噸。到時(shí)候,市場(chǎng)基本可能供需平衡。工作之外,其他人生目標不好講,我都86歲了,活到哪年都不好講。趁現在有精力,為后代把基礎盡量打好就好。我走過(guò)的彎路多,看得多,遇到麻煩躲避的機會(huì )更高些。走過(guò)的彎路多了才有讓人值得咀嚼的人生,而有人說(shuō)褚橙甜中微微泛酸,像極了人生的味道。

     

    蘇增福

    72歲展望下一個(gè)資產(chǎn)百億的公司

     

    采訪(fǎng)約在9點(diǎn),平時(shí)這時(shí)候蘇增福早已起床,已簡(jiǎn)單地吃過(guò)早飯,翻著(zhù)報紙,等著(zhù)司機。有時(shí),他也干脆自己開(kāi)車(chē),去工廠(chǎng),去每個(gè)車(chē)間轉一圈,有的生產(chǎn)基地大,得花兩個(gè)小時(shí)。幾十年來(lái),每天如此。他說(shuō),他習慣了一輩子在工廠(chǎng),當工人,這就是他最喜歡做的事情。

     

    蘇增福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典型的第一代企業(yè)家,面容和雙手都寫(xiě)著(zhù)曾經(jīng)吃過(guò)的苦,沒(méi)有凌厲的氣場(chǎng),但話(huà)不多,很少笑,透著(zhù)正派的嚴肅和倔強。他是土生土長(cháng)的浙江人,卻有一副南方少見(jiàn)的魁梧身材,或許因為當過(guò)8年兵,至今還算挺拔。今年,蘇增福72歲了。之所以重新走入媒體的視野,因為他正進(jìn)行著(zhù)人生中第二次創(chuàng )業(yè),放下做了二十多年的壓力鍋,從零開(kāi)始做水龍頭,且已默默地做了4年。為什么還要創(chuàng )業(yè)?對于蘇增福而言,這似乎不是一個(gè)問(wèn)題,而是一個(gè)結果——在一連串決策之后,自然地走向了這個(gè)結果。

     

    2007年開(kāi)始,他陸續向全球****的炊具和小家電制造商——法國SEB公司轉讓蘇泊爾炊具71%的股份,從而使蘇泊爾集團失去對蘇泊爾炊具的控股權,至今外界非常不解。有那么一秒鐘——只有一秒鐘,蘇增福的臉上劃過(guò)一絲得意的笑,他說(shuō):我很會(huì )算的。于是,立刻算了一筆賬:2000年,蘇泊爾集團投資6000萬(wàn)元,成立炊具公司,而后單獨上市;兩次賣(mài)掉股份之后,集團所剩下的股份市值還有近20億元,但套利了近70億元。

     

    成立炊具公司時(shí),蘇增福將集團的這一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交給了兒子,跟他一起打江山的一批副總們從此退回了集團。那段時(shí)間,集團也嘗試過(guò)多種投資業(yè)務(wù),但他始終認為,集團必須以實(shí)業(yè)為主業(yè),原因很樸素,如果做投資,肯定不能讓做鍋的人去做,得找專(zhuān)業(yè)的人,做鍋的人還是沒(méi)事可做;只有做實(shí)業(yè)。

     

    蘇增福首先就不允許自己沒(méi)事可做。閑著(zhù)不就是在等死嗎?”他說(shuō),人們都說(shuō),自強不息,自強就是要為社會(huì )創(chuàng )造些價(jià)值,息字的結構就是自己的心停止跳動(dòng)了,就息了,所以,要自強到自己的心停止跳動(dòng)為止。四五十歲時(shí),他經(jīng)常去大連出差,認識了一個(gè)水產(chǎn)公司的老頭兒,他問(wèn)人家:為什么退休了還來(lái)上班,不待在家享福呢?”那老頭說(shuō),如果待在家里,整天得看老伴的臉色,被老伴指揮做這做那,得拎著(zhù)籃子去買(mǎi)菜,給孫子當服務(wù)員,太煩了。那時(shí)候他就想,有道理。

     

    兩年前,蘇增福在沈陽(yáng)大手筆地投資4億元做基建,建成25萬(wàn)平方米的廠(chǎng)房,引進(jìn)54120長(cháng)的生產(chǎn)線(xiàn)和200臺拋光機器人,年產(chǎn)量可達4000多萬(wàn)個(gè)不銹鋼水龍頭。其實(shí),把炊具公司剝離之后,蘇泊爾集團的資產(chǎn)只有5億元,要再做實(shí)業(yè),并不寬裕,直到賣(mài)了股份,才有了豐厚的家底。浙商的精明像一種基因,沒(méi)寫(xiě)在蘇增福的臉上,卻刻在骨子里,而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這種能力。我知道,這次創(chuàng )業(yè)一定會(huì )成功,所以,一開(kāi)始就做了長(cháng)遠的規劃。蘇泊爾已是一個(gè)知名品牌,水龍頭可沿用其影響力。更重要的是如今的蘇增福懂得如何把企業(yè)從零做到一,再做到強大。

     

    相較于從一到二,從零到一往往更難。上世紀80年代,蘇增福以給雙喜壓力鍋做配件起家,幾年后,他不甘心,想做整鍋,遭到身邊所有人的強烈反對。他依舊堅持,但需要解決資金的問(wèn)題——引入一條生產(chǎn)整鍋的生產(chǎn)線(xiàn)需要300萬(wàn)元。今天他仍清晰地記得,我找縣財政局借5萬(wàn)塊,人家都不借,還問(wèn)我你一個(gè)農民,借錢(qián)干什么?’”最后,他只好去上海找銀行借了200萬(wàn)元,又挨家挨戶(hù)找村民,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地湊?僧斦伾a(chǎn)出來(lái)時(shí),也不怎么掙錢(qián)。因為計劃經(jīng)濟下,國營(yíng)企業(yè)和民營(yíng)企業(yè)買(mǎi)生產(chǎn)資料的價(jià)格不一樣,成本不一樣。直到1992年,民營(yíng)企業(yè)有了和國營(yíng)企業(yè)同等待遇,成本一致了,我們的效率直接轉化成效益,才開(kāi)始賺大錢(qián)。蘇增福首次承認,他是后怕的。風(fēng)險太大。如果1992年不來(lái)呢?如果再晚幾年來(lái)呢?”

     

    第一次創(chuàng )業(yè),并不知道企業(yè)下一步怎么走,每走一步都戰戰兢兢,每天都是在解決各種問(wèn)題,一個(gè)坎一個(gè)坎地走過(guò)來(lái)?蛇@次,他相信,不會(huì )存在任何坎,集團發(fā)展到這個(gè)階段,要錢(qián)有錢(qián),要人有人,要資源可以整合各種資源,社會(huì )環(huán)境也不一樣了。

     

    正如為什么要做不銹鋼水龍頭,就因為蘇增福偶爾了解到現在通用的銅質(zhì)水龍頭含鉛,鉛溶于水,兒童如果攝入過(guò)量的鉛將有患多動(dòng)癥或者癡呆癥的危險。作為銅質(zhì)水龍頭的替代品,不銹鋼水龍頭的售價(jià)在幾千至上萬(wàn)元,市場(chǎng)占有率只有3%左右。這是一個(gè)大好的市場(chǎng)。在今天的環(huán)境下,只要人們意識到這點(diǎn),一定就有機會(huì ),就像當人們知道國產(chǎn)牛奶中含三聚氰胺,就肯定不會(huì )再喝了。

     

    投身水龍頭產(chǎn)業(yè)后,蘇增;4年,解決了兩個(gè)問(wèn)題:一是把品質(zhì)做上去,一是把成本降下來(lái),我本來(lái)是做鍋的,如果一開(kāi)始做水龍頭就做成功了,就做到國內一流水平,我就是神仙了。當談到技術(shù)時(shí),他的腦子就像立刻換了一個(gè)頻道,從商人切換到工程師,興奮而執著(zhù),甚至情不自禁地大笑。他說(shuō):不能引入一條生產(chǎn)線(xiàn)之后就開(kāi)動(dòng)生產(chǎn),就不管了,得把每一個(gè)工藝都弄清楚,光技術(shù)人員懂是不行的,有時(shí)候,即便他們發(fā)現了問(wèn)題也不敢提,因為要改進(jìn)就要換工藝、換設備,以至換生產(chǎn)線(xiàn),這意味著(zhù)此前的投入都要作廢,不是老板誰(shuí)敢擔這個(gè)責任,誰(shuí)敢拍板?只有我自己弄懂,自己來(lái)判斷。不久前,他去沈陽(yáng)巡視水龍頭生產(chǎn)基地,當地的廚師給他做水飯,他覺(jué)得很不好吃,于是,就把整個(gè)廚房的工作人員都叫過(guò)來(lái),親自講解好米飯是如何做成的:一粒米在蒸煮的過(guò)程中,從多少溫度開(kāi)始吸水;從什么部位開(kāi)始吸水;多少溫度會(huì )開(kāi)花”……這是做鍋的時(shí)候,他的研究成果。

     

    這次,為了研究不銹鋼水龍頭,他4年中換了3套流水線(xiàn),生產(chǎn)了100萬(wàn)個(gè)水龍頭,都不滿(mǎn)意,就一個(gè)都沒(méi)賣(mài),幾個(gè)億打了水漂。一度身邊的人都認為,董事長(cháng)不是在生產(chǎn)水龍頭,是在生產(chǎn)流水線(xiàn)。蘇增福堅持要一條產(chǎn)品完美且自動(dòng)化的流水線(xiàn)。他稱(chēng),賣(mài)掉炊具公司,并不是為了套利而套利,而是看到了做鍋的天花板。1998年,他去韓國考察,就發(fā)現韓國炊具行業(yè)已經(jīng)在走下坡路。之前的韓國同行也是做外銷(xiāo),但當中國企業(yè)冒出來(lái)后,由于人力成本低,韓國鍋一下子就沒(méi)有了競爭優(yōu)勢,加之韓國國內市場(chǎng)小,企業(yè)很快就不行了。

     

    10年后,中國的人力成本也翻了幾番,外貿訂單也開(kāi)始向東南亞轉移,蘇泊爾炊具的產(chǎn)值已達100億元,占全行業(yè)的80%。如果做企業(yè)做到企業(yè)倒掉的那一天才關(guān)門(mén),那是不合算的。我得在企業(yè)走向上升期,走到80%的時(shí)候賣(mài)掉,然后再馬上投入下一個(gè)企業(yè)。蘇增福說(shuō),這次他必須把勞動(dòng)密集型企業(yè)變?yōu)榭萍济芗秃唾Y金密集型。

     

    如今,他經(jīng)常不動(dòng)聲色地陳述:他的一條生產(chǎn)線(xiàn),一年生產(chǎn)75萬(wàn)個(gè)不銹鋼水龍頭,只需要42個(gè)工人;同行一年生產(chǎn)19萬(wàn)個(gè),需要360個(gè)工人。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更是不好比的,我們投入的資金也不是一個(gè)規模。這話(huà)之中,能夠聽(tīng)出他的驕傲,但也僅此而已。他從不曾有過(guò)特別興奮的時(shí)刻,過(guò)去因為每一步都走得艱難,成功的一刻更多的是感慨;而現在每一步都是計劃之中的。

     

    今年,蘇增福72歲了。他的目標是幫助蘇泊爾集團再創(chuàng )造一個(gè)百億級的上市公司。他說(shuō),如果年輕10歲,就有100%的信心做到,人的生命不是自己控制的,但企業(yè)的生命可以由做企業(yè)的人控制,這個(gè)目標一定會(huì )實(shí)現,但也許不是由他來(lái)實(shí)現了。

     

    人生交匯點(diǎn)

    創(chuàng )業(yè)前

    35歲,蘇增福在浙江臺州玉環(huán)縣一個(gè)農機廠(chǎng)當業(yè)務(wù)員,45歲的蘇增福當上了這家年產(chǎn)值20萬(wàn)-30萬(wàn)元的農機廠(chǎng)廠(chǎng)長(cháng)。27歲的褚時(shí)健擔任玉溪地區行署人事科長(cháng), 32歲擔任嘎灑糖廠(chǎng)廠(chǎng)長(cháng),上任數年后該廠(chǎng)年盈利30多萬(wàn)元。17歲,蔡先培是首都鋼鐵廠(chǎng)的一名普通員工。

     

    創(chuàng )業(yè)

    55歲,蘇增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蘇泊爾。51歲,褚時(shí)健開(kāi)始建立一個(gè)紅塔山煙草帝國。50歲,蔡先培從首都鋼鐵廠(chǎng)辭職下海經(jīng)商。56歲成立科寶公司,建立品牌科寶博洛尼。

    第二次創(chuàng )業(yè)

    70歲,蘇增福在沈陽(yáng)開(kāi)始第二次創(chuàng )業(yè),做水龍頭。74歲,褚時(shí)健和老伴在云南開(kāi)始第二次創(chuàng )業(yè),種橙。73歲,蔡先培開(kāi)始做科寶櫥柜。

     

    未來(lái)

    蘇增福的目標是幫助蘇泊爾集團再創(chuàng )造一個(gè)百億級的上市公司。褚時(shí)健的目標是未來(lái)兩年果園能年產(chǎn)橙子2萬(wàn)噸,滿(mǎn)足市場(chǎng)需求。蔡先培的目標是未來(lái)二十年,做兩個(gè)上市公司,建兩個(gè)工業(yè)園,成立兩個(gè)基金會(huì ),寫(xiě)兩本書(shū),拍兩部電影。

     

    蔡先培

    70歲學(xué)會(huì )開(kāi)飛機

     

    蔡先培早晨7點(diǎn),睡到自然醒,蔡先培并不著(zhù)急起床。通常,他會(huì )在床上想事情,想一個(gè)多小時(shí),一旦起床后就很忙。忙著(zhù)寫(xiě)項目書(shū),忙著(zhù)談生意,忙著(zhù)上各種管理類(lèi)課程,忙著(zhù)錄談話(huà)節目,忙著(zhù)打高爾夫、騎馬、開(kāi)游艇,日程隨時(shí)在變。最忙的時(shí)候,他晚上只睡2—3小時(shí),白天一點(diǎn)兒不瞌睡。很難相信,今年他77歲了。

     

    光頭、雙眼小而圓、皮膚黝黑。說(shuō)話(huà)時(shí),表情認真,慷慨激昂、滔滔不絕。乍一看,你就會(huì )相信這是一個(gè)身體倍棒,吃嘛嘛香老頭兒,而他會(huì )連珠炮式地告訴你,68歲后,他先飆車(chē),再開(kāi)游艇、開(kāi)飛機,最后學(xué)騎馬,去美國體驗失重,他會(huì )讓你相信,他一定能夠實(shí)現自己的計劃:再活20年,完成若干事,重塑由他創(chuàng )造的品牌——“科寶博洛尼只是其中之一。

     

    蔡先培的青春是從50歲開(kāi)始的。那一年,北京政府首次提出中國硅谷——中關(guān)村的概念,一時(shí)下海成風(fēng),小公司林立。那一年,蔡先培距離退休還有10年,他覺(jué)得不能再這樣下去,否則一輩子就碌碌無(wú)為了,于是,寫(xiě)了一張小紙條,便從首都鋼鐵廠(chǎng)辭職了。當時(shí),他并不知道要做什么,想著(zhù)大不了蹬三輪車(chē),一個(gè)月能賺500塊,也比在工廠(chǎng)拿死工資多得多。那時(shí),身為工程師他的工資是每月144元。

     

    此后的人生中,他又做了很多讓人吃驚的決定。他說(shuō)他喜歡冒險,更喜歡冒險成功之后刺激和成就的快感,經(jīng)常說(shuō)的段子是:2001年,他剛拿到駕照不久,便自己開(kāi)車(chē)穿梭在南中國各省。在廣西時(shí),遇到了一次大堵車(chē)。所有人都無(wú)奈地等著(zhù),只有他扭轉車(chē)頭,將一側的車(chē)輪開(kāi)在水溝沿上,一側的車(chē)輪開(kāi)在稻田里,均速前進(jìn),一路開(kāi)到了最前頭。

     

    最壞的可能就是陷在稻田里,花幾百塊錢(qián),請拖車(chē)拖出來(lái)。與其等著(zhù),不如冒次險。這是蔡先培一貫的風(fēng)格。當一路的人看著(zhù)一個(gè)60多歲的老頭兒表演特技,最后還成功了,他很得意。至今,每年他都要開(kāi)車(chē)去一次內蒙古的雪山。那里全是山丘,路況特別不好,可他特意要挑下雨、有霧或者大雪天去,一路開(kāi),開(kāi)到車(chē)開(kāi)不動(dòng)了為止。

     

    因為嫌公路限速,他干脆買(mǎi)了艘游艇去海上開(kāi),當速度達到最高時(shí)拐彎,享受身體懸浮在空中的一瞬;為了圓17歲時(shí)的空軍夢(mèng),70歲時(shí)他花了13.8萬(wàn)元,學(xué)開(kāi)飛機,體驗隨著(zhù)操縱桿拉起,機身上揚時(shí)的自由。應該說(shuō),上天對他十分眷顧。每次冒險前,他并沒(méi)有想太多——即便想到了,因為有一顆好奇和不安分的心也忍不住,卻始終沒(méi)出什么大事。

     

    從首鋼辭職的第二年,美國某工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在北京辦了一個(gè)展覽。僅憑展出的一個(gè)產(chǎn)品的外觀(guān),只用了半年時(shí)間,蔡先培就設計出了一款肩背式淘金機。淘金機之后,蔡先培又發(fā)明了擰水拖把和排煙柜。第一次創(chuàng )業(yè)時(shí),他是從發(fā)明家起步的,走的是研發(fā)產(chǎn)品申請專(zhuān)利自行銷(xiāo)售的路子,那時(shí)候完全是摸著(zhù)石頭過(guò)河,眼觀(guān)六路,耳聽(tīng)八方,市場(chǎng)需要什么我就做什么,什么賺錢(qián)我就做什么。

     

    如今回憶,他****的感受就是起步不易。剛從淘金機賺了一點(diǎn)錢(qián),政府就下文,禁止個(gè)人淘金;“擰水拖把的成本是8—9元,賣(mài)19.8元,滿(mǎn)以為要賺大錢(qián)了,結果賣(mài)了20多萬(wàn)把,虧了20多萬(wàn)塊。之前,根本沒(méi)把稅費、交通費、推廣費之類(lèi)的算進(jìn)去。從那之后,我才算徹底明白銷(xiāo)售是怎么回事。蔡先培說(shuō)。

     

    事實(shí)上,盡管是第一次創(chuàng )業(yè),他也沒(méi)經(jīng)歷太多的曲折。把排煙柜改進(jìn)為柜式抽油煙機,正式進(jìn)入家裝行業(yè),而后逐步輻射到櫥柜和燃具,在涉足整體廚房領(lǐng)域時(shí),曾經(jīng)兩年內沒(méi)有競爭對手。

     

    有那么幾年,他過(guò)得特別逍遙。不看財報,不開(kāi)董事會(huì ),不參加融資談判,所有具體的事情都由兒子打理。在兒子眼中,他也不適合做具體的事情,完全是一個(gè)浪漫主義者,像個(gè)詩(shī)人。蔡先培不服氣。2000年,在北京順義承租了2000畝土地,種植了上千棵速生楊樹(shù)苗。第二年,又在武漢以每畝2萬(wàn)元的價(jià)格,買(mǎi)下20萬(wàn)畝土地,計劃開(kāi)發(fā)林場(chǎng)。后來(lái)還在俄羅斯弄了一大片林地。當時(shí),他的想法是,占領(lǐng)產(chǎn)業(yè)鏈的最上游,自己提供原材料,做密度板和刨花板,從而在家具行業(yè)立于不敗之地。今天,他承認那是一次失敗的投資,承認當時(shí)自己太沖動(dòng),但仍認為那是一個(gè)好項目,只是沒(méi)有一個(gè)好團隊。

     

    為了創(chuàng )造奇跡給兒子看,2004年開(kāi)始,他奔波于全國各地上各類(lèi)培訓班,至今已上了300多個(gè)。毫無(wú)疑問(wèn),在所有的培訓班里,他都是年紀****的,通常都會(huì )被選為班長(cháng),也是講師們屢屢掛在嘴邊的好榜樣。蔡先培驕傲地說(shuō),上課時(shí),他一坐一整天都不覺(jué)得累。白天聽(tīng)課記筆記,晚上再復習一遍,一般看書(shū)到夜里2-3點(diǎn)。他真心地覺(jué)得這些課程讓他獲得了新生,幫他找到了科寶博洛尼發(fā)展道路上的解決方案。

     

    他毫不避諱地稱(chēng),2003年后,兒子把博洛尼的產(chǎn)品線(xiàn)拉長(cháng),這是一個(gè)錯誤。這一次,蔡先培的計劃是自己搭班子,做標準化櫥柜。他發(fā)現,無(wú)論是什么品牌的整體櫥柜,除了面板和柜門(mén)的材料和顏色不同外,里面的結構幾乎是一模一樣的。此后,他就與板材廠(chǎng)合作,專(zhuān)門(mén)做里面的框架,這樣,既可以批量生產(chǎn),也可以在一家廠(chǎng)內搞定,大大節省了物流和時(shí)間成本,當成本降下去后,其他品牌就會(huì )發(fā)現自己做不如買(mǎi)我做的。

     

    此后,他還要做標準化的柜式抽油煙機;標準化的裝修方案,比如小面積婚房或者兒童房;他要在今后的20年中完成六個(gè)二的目標:打造兩個(gè)民族品牌走向世界,做兩個(gè)上市公司,建兩個(gè)工業(yè)園,成立兩個(gè)基金會(huì ),寫(xiě)兩本書(shū),拍兩部電影。當蔡先培暢想這些的時(shí)候,他簡(jiǎn)直兩眼放光,聲音都有些發(fā)顫。

     

    旁人看來(lái),那份自信似乎有些過(guò)頭,似乎有些與他的年齡和企業(yè)家慣有的內斂、穩重、謹慎不符?伤杏X(jué)自己只有30歲,身體和心理都是,年輕人能做的他都能做,而且能比年輕人做得更好。

     

    去年年底,蔡先培病倒了,這是70多年來(lái)第一次。過(guò)去,他開(kāi)游艇不抹防曬霜,每年曬脫一身皮;夏天一下雨,就光著(zhù)膀子去淋雨,在他眼里天空就是個(gè)巨大的花灑。被迫躺在床上的兩個(gè)月,他難得寧靜,難得消停,號稱(chēng)想了很多,他想或許身體給了他一個(gè)小信號,今后不能再肆意胡來(lái)了;他想寧靜孕育新生,就像懷胎十月,此后,該上課還得上課,該打高爾夫還得打。

     

    70歲之群像數字

    蘇增福的創(chuàng )業(yè)數字

    2000年,蘇泊爾集團投資6000萬(wàn)元,成立炊具公司。2007年、2010年兩次賣(mài)出炊具公司71%股份,套利近70億元。2011年,投資4億元做基建,建成25萬(wàn)平方米的廠(chǎng)房,引進(jìn)54120長(cháng)的生產(chǎn)線(xiàn)和200臺拋光機器人。一條生產(chǎn)線(xiàn),一年生產(chǎn)75萬(wàn)個(gè)不銹鋼水龍頭,只需要42個(gè)工人。

    褚時(shí)健的創(chuàng )業(yè)數字

    其擔任紅塔山卷煙廠(chǎng)廠(chǎng)長(cháng)的18年期間,紅塔山為國家創(chuàng )造了991億元利稅,紅塔山卷煙品牌無(wú)形資產(chǎn)被評估為332億元。2002年,承包2400畝荒山種橙。2012年種植褚橙的果園擁有35萬(wàn)株冰糖橙,固定資產(chǎn)8000萬(wàn)元,年利潤3000萬(wàn)元。

    蔡先培的創(chuàng )業(yè)數字

    2009年花了13.8萬(wàn)元,學(xué)開(kāi)飛機。2001年,買(mǎi)下20萬(wàn)畝土地開(kāi)發(fā)林場(chǎng)。2004年至今,上了300多個(gè)管理培訓班。

    點(diǎn)擊數:6972  錄入時(shí)間:2013-10-25 【打印此頁(yè)】 【返回

    該文章來(lái)源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,非原創(chuàng ),如有侵權請聯(lián)系刪除(0592-5111002)

     
    廈門(mén)總部地址: 廈門(mén)市思明區呂嶺路1819號精圖大廈B304 電話(huà):0592-5111002 郵箱:zhaopin@weshr.cn
    版權所有 福建獵頭維爾斯人力資源管理有限公司 點(diǎn)擊這里給我發(fā)消息 閩ICP備09050244號-2
     
    維爾斯微信歡迎您!

    閩公網(wǎng)安備 35020302001841號

    欧洲无线一线二线三W955| 亚洲国产精华推荐单单品榜| 97视频| 国产日产高清DVD碟片| CHINESE老女人老熟妇HD| 色999|